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兵力 >

二战中中国的海军实力怎么样

发布时间:2019-10-12 17:4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整个抗战过程中,国军海军对侵华倭奴军的作战堪称英勇悲壮。当时国军海军力量极为薄弱,与自称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之一的倭奴军作战,国军海军全凭英勇顽强,期间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八年全面抗战,国军海军为抗战的胜利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倭奴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开始前,其海军兵力总数为12.7万人,主力舰队被编为第1,2,3舰队,其中第3舰队常驻中国。倭海军在旅顺和马公设立了重要港口,在上海还设有特种陆战队司令部。第3舰队所辖的第11战队主要在长江流域活动,第10战队和第5水雷战队则在中国近海活动。 当时国军海军的编制、舰艇数量、装备质量、官兵数量等均无法与倭海军实力相差甚远。国军海军舰艇总排水量为6.8万吨,而倭奴海军当时的中等型号以上舰船就在115万吨以上。国军海军官兵总共约为2.5万人左右,仅为倭海军12.7万人的六分之一。 然而就是这支力量极其薄弱的海军,却勇敢的挑起了捍卫中华民族的重任。在江阴海战,武汉会战,愕西会战,及长达8年的长江抗战中,英勇的国军海军为抗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抗战爆发之初,国民政府为阻止华东倭奴军沿长江西进,在江阴用沉船和沙石建立了一道长江阻塞线。其中陈旧的不能参战的“海析”、“海躁”、“海容”、“海筹”4艘巡洋舰全部自沉用以构筑江阴阻塞线。担任这条阻塞线防守任务的是陈季良司令率领的国军海军第1舰队。 陈季良是福建人,毕业于江南水师学堂,历任枪炮官、舰长等职,抗战爆发时担任海军部次长兼第1舰队司令。战前,他发愿宁愿“葬身鱼腹”也要与倭海军誓拼到底。 1937年8月14日,淞沪抗战爆发后的第二天,江阴防区司令欧阳格派胡敬端、刘功提两艇长驾驶102与171两艘鱼雷艇,伪装成民船,从江阴出发一路躲躲闪闪经无锡、太湖、苏州、松江,抵达上海黄浦江,其间险象环生。171艇未跟上,两天后即8月16日晚,102号艇偷袭了泊于外滩的倭奴侵华第3舰队司令谷川清中将的旗舰“出云”号。一个鱼雷击中了“出云”号的尾部,尾部受重伤。倭海军一开始还不知道国军有鱼雷快艇部队,“出云”号遭重创,倭奴军才知道国军也有鱼雷部队。这是抗战初期,国军海军在绝对劣势的处境之下,打出的漂亮一仗。 1937年9月22日上午9时,倭奴军联合航空队的40余架战斗机及轰炸机携带重型炸弹开始进攻江阴防线,攻击的主要目标是国军防守舰队的旗舰“平海”号和它的姊妹舰“宁海”号轻巡洋舰。霎时,弹如雨下,火光四起。“平海”号3面受敌,左舷和中后部当即中弹,舰体遭到破坏。陈季良临危不惧,屹立甲板上,指挥各舰抗敌。全队士气高昂,沉着应战。战斗异常惨烈。亲身经历江阴海战的“平海”号枪炮指挥官刘馥在日记中写道:“炮弹如洪水般攻来。敌人如波浪一般,一层退下去,又一层层地冲击过来。” 经过6个小时的激战,“平海”号战舰击落敌机5架,阵亡11人,负伤23人。“宁海”舰也受到严重损伤。 9月23日凌晨,倭奴军侦察机侦察江阴江面,发现国军舰队依然阵容严整,气极败坏。不久,日机70余架蔽空而来,冲向国军江防舰队。“平海”、“宁海”两舰再次成为日机疯狂轰炸的目标。日机一队队地疯狂轰炸,不停地投下炸弹。面对此种情景,当时一些被允许观战的外籍军事人员也叹为观止。他们说,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还未曾见过如此惨烈的战斗场面。 在倭机的疯狂攻击下,“宁海”舰沉没了,“平海”舰受重伤。陈季良毫不气馁,率司令部移到“逸仙”舰指挥战斗。 9月25日上午,敌机16架又接踵而来,猛扑“逸仙”舰,在两舷附近投弹20多枚。弹片横飞,水柱冲天。“逸仙”舰弹药消耗殆尽,反击能力减弱,最后机舱的机柱被炸断,舵舱进水,舰身向右倾斜,搁滩下沉。陈季良再率司令部人员迁驻于“定安”号运输舰上,继续坚持战斗。至此,第1舰队各主力舰均被击沉。随后,由曾以鼎担任司令的国军第2舰队接替防守,继续抗敌。一直到江阴失陷,倭奴军也未能摧毁江阴封锁线。 保卫江阴封锁线的战斗阻遏了倭奴军沿长江西进的企图,粉碎了倭奴军3个月灭亡中国的迷梦,保护了长江下游军政机关、工矿企业向四川大后方的安全转移,为国民政府以空间换取时间之持久抗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武汉会战开始时,国军海军舰艇只剩原来的15%了。原有59艘、51288顿,已被炸沉30艘、19423吨,自沉于江阴阻塞线多吨了。没有巡洋舰,只剩8艘炮舰和一些炮艇、鱼雷艇。 熟悉中国民国历史的人都知道有个天下闻名的“永丰“舰(后称“中山”舰)。“中山”舰吨位不大,但却以它特有的光辉历史而成为名舰。1915-1916年,“永丰”舰响应孙中山先生的号召,参加了护国讨袁运动,首创义举。 在抗战初期的武汉会战期间,“中山”舰英勇抗敌,写下了它泣天动地的悲壮篇章。 武汉号称“九省通衢”,素为中国中部地区最大水陆交通枢纽。南京失守之后,国民政府重要机关驻此办公,一度成为战时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军用物资集散要地。最高统帅部和中国空军统率机构航空委员会移驻武昌、汉口,武汉成了中国作战大本营,敌人称之为中国“第二首都”。倭奴大本营陆军部认为,“只要攻占武汉、广州,就能支配中国。” 武汉会战从1938年6月11日倭奴军攻占安庆起,至10月25武汉沦陷上,历时4个半月。倭奴军动用陆海空军35万,国军投入百万大军。双方使用兵力之多、战线之长、时间之久、规模之人,为抗战以来任何战役所未有。此役倭奴军被国军毙伤达四万多人,抗战时期著名的“万家岭大捷”就发生在武汉会战期间。 武汉会战时,国军海军炮舰“中山”、“楚同”、“楚谦”,炮艇“勇胜”、鱼雷艇“湖隼”,奉命担任湖南城陵矾至武汉之间的长江航道空防、巡逻任务,每天往返护送各种船舶航行,以高射炮、高射机枪反击倭机。倭奴军为了扑灭国军舰艇、轰炸船队,阻止我工厂内迁、人员撤退和军事运输,不断派机顺江来回搜索和袭击。” 中山”舰担负从嘉鱼、新堤至武昌金口的警戒。 1938年10月24日,是“中山”舰及其舰长萨师俊壮烈殉国的一天。这一天“中山”舰在武昌金口江面被日机炸沉,舰长萨师俊率领全舰官兵浴血奋战壮烈殉国,功昭日月。 这一天,倭奴军已从北、东、东南三面兵临武汉近郊。倭奴军第6师团已占领黄陂,波田旅团逼近武昌,另一路倭奴军正向咸宁急进。黄鹤楼头战云翻滚,武汉已是黑云压城。国军武汉守军陆续撤完,只留下一个旅(185师第545旅)作象征性抵抗。但海军总司令陈绍宽犹在武昌以东25公里左右的葛店指挥海军炮队与敌鏖战。 正是这一天,英勇的”中山”舰在萨师俊舰长指挥下,不畏压境的强敌,站好最后一班岗,照例地执行开赴汉口掩护撤退人员和船舶。上午9时,停泊在武昌以南数十里的全口赤矾山江面的“中山”舰,忽然发现倭奴军侦C机一架从东方飞来。“中山”舰立即严阵以待。当倭机飞临“中山”舰上空盘旋时,我高射炮旋开炮射击,这架侦C机即向东逃去。 中午,“中山”舰奉命开往汉口执行任务,萨师俊预料日机决不罢休,命令全舰官兵作好战备。果不出他所料,下午3时,倭机6架飞临“中山”舰上空,旋即对准“中山”舰俯冲轰炸,并进行扫射,萨舰长命令全舰枪炮一齐开火,向日机猛烈还击。突然,舰尾左舷中弹,舵机失灵。接着,锅炉舱中弹,失去动力的军舰顿时向右倾斜25度。正在这时,倭机又向了望台投弹,轰的一声,正在指挥作战的萨师俊舰长左腿被敌炸断,左臂重创,鲜血染红战衣,但他仍扶着驾驶台护梯指挥鏖战。 瞬时,炸弹声、枪炮声响成一片,烈火在燃烧,江水向舱涌,左侧大量进水,舰体又向左倾渐达45度。萨舰长命令全体官兵离舰,但他却巍然不动,庄严地宣称:我舰是国父蒙难的座舰,我要与舰共存亡!他频频挥手让官兵赶快离舰。 但官兵为他这种爱国抗敌的精神所感动,不忍撤离。最后,勇士们一拥而上护持着敬爱的舰长移至江中的舢板上。正当官兵奋力将舢板划向江岸之时,倭机又来轮番轰炸、扫射,萨舰长壮烈殉职!“中山”舰官兵24人阵亡。下午3时50分,“中山”舰沉于金口江底。 经过江阴阻击战及武汉会战,国军海军舰艇丧失殆尽。此时,国军海军编成了布雷总队,开始用水雷打击倭奴军舰艇。 1939年1月,国军海军正式组建布雷总队,下辖6个中队,主要活动于长江流域。他们把长江中下游划分为3个布雷区:第1布雷区从监利至黄陵矶;第2布雷区从鄂城至九江;第3布雷区从湖口至芜湖,后扩大至江阴。 布雷队使用的水雷都是由国军自己生产的。当时,根据作战的需要,水雷制造所不断搬迁,从上海先后迁移到无锡、武昌、长沙、岳阳、常德,最后在辰溪落稳脚跟。布雷队使用的水雷主要是漂雷。布雷的过程是一个艰难而危险的过程。国军海军往往将布雷中队分成若干个布雷小组,每组三五人。他们先从后方领取水雷,用人力携带或小车隐蔽推运等手段,将水雷运送至长江边,然后在倭奴军控制薄弱的地方放下水去。运送一枚水雷往往需要几天,甚至十几天的时间才能到达江边。这期间,他们要通过倭奴军占领区,昼伏夜行,忍受饥饿,还要与遭遇到的倭奴军作战。虽然有的遭倭奴军俘获,惨遭杀害,有的与倭奴军战斗壮烈牺牲,但他们无所畏惧,一直坚持向长江中布放水雷。 在1943年国军“鄂西保卫战”的日日夜夜里,驻守石牌要塞的国军海军,一直冒着日机、舰炮的猛烈轰炸,向长江中布放水雷,同时用要塞的十门巨炮向倭舰猛烈轰击,有效的消除了倭舰对国军陆军的威胁,保证了鄂西会战的胜利。 据不完全统计,从布雷总队成立,到抗战结束,仅在第3布雷区就布下水雷1370具,炸沉倭奴军大型军舰3艘、中型军舰8艘、炮舰6艘、运输舰32艘、大汽艇4艘、汽艇48艘、炮艇1艘、大火轮1艘、小火轮4艘,还有其他一些小型船只,共计114艘,使5000余名倭奴军伤亡。倭奴军惊呼:“最恐怖的就是中国海军的机械水雷,倭奴无条件投降。9月2日,国军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代表中国海军受降,出席了在美国”密苏里”号战列舰上举行的盟国受降盛典。8年全面抗战时期,国军海军殉国烈士在天之灵当含笑九泉,英名永远彪炳史册。

  展开全部在清末海军的基础上,先由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继由北洋军阀政府、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和统率的海军。1911年(清宣统三年)武昌起义后,清政府海军巡洋、长江舰队所属舰船纷纷起义,加入革命行列,并以此为基础,建立中华民国海军。其发展过程可分为两个阶段。

  1912年1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设海军部,黄钟瑛任海军部总长,汤芗铭任海军部次长兼北伐海军总司令。4月,临时政府迁北京,增设海军总司令处。改任刘冠雄为海军总长,黄钟瑛为海军总司令。至次年7月编成第1、第2舰队和练习舰队,共有舰艇40余艘,总排水量约4万吨。对清末主要海军学堂进行部分调整:将江南水师学堂改为南京海军军官学校;福州船政学堂分为制造学校和马尾海军学校;烟台海军学堂、广东水师学堂分别改为烟台海军学校、广东海军学校;改水师练营为海军练营。1912~1913年,先后将江南船坞、大沽船坞、福州船政局收归海军部管辖。1914年12月,海军部改海军警卫队为陆战队(营)。1915年,海军部将接收之吴淞商船学校与南京海军军官学校合并,改名为吴淞海军军官学校。1917年7月,海军总长程璧光、第1舰队司令林葆怿率“海圻”等7艘舰船,由吴淞南下广州,与先期到达广州的“海琛”巡洋舰连同原驻粤2艘舰艇和后来抵粤的练习舰队之“肇和”巡洋舰共11艘舰艇参加护法。从此,海军分裂为北洋政府海军和广州革命政府海军,以后又出现东北海军。

  北洋政府海军1917年7月,北洋政府(1912~1927)内阁改组,任刘冠雄为海军总长,饶怀文为海军总司令。将留北洋的舰艇重新编组为第1、第2舰队和练习舰队,主要活动于长江中、下游和福建海面。12月改海军总司令处为海军总司令公署。1918年1月,在福州船政局内组建海军飞机工程处,后改名海军飞机制造处;4月,改艺术学校为海军飞潜学校。1919年制成第一架水上飞机(至1937年共制成各种飞机20余架)。1919年7月,海军部在哈尔滨设吉黑江防筹备处。次年5月,该处改为吉黑江防公署,并以“江亨”等8艘舰艇组成吉黑江防舰队。1922年4月,吉黑江防舰队改归奉天省节制。第一次直奉战争中,海军助直反奉。1923年6月,海军陆战队在福建扩编为暂编海军陆战队第1混成旅。1924年3月,由粤北上之“海圻”等舰艇编为渤海舰队。同年,厦门船坞移归海军部管辖。1927年3月,海军总司令杨树庄率第1、第2舰队和练习舰队宣布脱离北洋政府,加入国民革命军。不久,渤海舰队为奉军吞并。至此,北洋政府海军瓦解。

  广州革命政府海军1917年9月,中华民国军政府在广州成立,程璧光任海军总长,林葆怿任海军总司令。将南下各舰编为护法舰队,原广东舰艇编为江防舰队,由江防司令部管辖。1918年7月,总裁制军政府成立,林葆怿任政务总裁、海军部长兼海军总司令。1920年11月,孙中山重组军政府,任汤廷光为海军部长。任林永漠为舰队司令兼署理海军总司令。1921年5月,中华民国政府在广州成立,仍任汤为海军部长。1922年4月,海军闽、鲁两派矛盾激化,部分舰艇策划北归,非常大总统孙中山遂下令收回在粤海军军舰,任温树德为海军总司令、陈策为江防司令。6月,陈炯明叛变,海军被陈控制。1923年3月,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在广州成立,任陈策为海防司令、杨廷培为江防司令、温树德为舰队司令。12月,温被北洋政府收买,率“海圻”等6舰由汕头驶往青岛。1924年5月,大本营将留粤的“飞鹰”等舰编为练习舰队,潘文治任司令,归粤军总司令节制。1925年7月,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军事委员会设海军局。1927年3月,北洋政府海军总司令杨树庄率部参加国民革命,被任为国民革命军海军总司令。随即指挥所部配合北伐军攻占淞沪、南京,后又在吴淞至山东沿海与渤海舰队多次作战。9月,成立鱼雷游击队。至此,国民政府海军辖4个舰队,共有舰艇44艘,总排水量3万余吨。1928年2月,海军陆战队成立第2混成旅,并正式组建陆战队司令部。旋又将2个混成旅缩编为2个独立旅。12月,军政部设海军署。

  东北海军第次直奉战争中奉军败北后,张作霖于1922年8月在东三省保安总司令部设航警处,管辖吉黑江防舰队,筹建海防舰队。1923年1月,在葫芦岛创办航警学校。1924年东北海防舰队成立,辖“镇海”等4艘舰艇,以营口为基地;设江海防总指挥部于奉天(今沈阳),沈鸿烈兼总指挥。1926年1月,东北江海防总指挥部改组为东北海军司令部,沈鸿烈任司令。1926年11月起东北海军司令部陆续接管渤海舰队。1927年6月,改称东北海军总司令部,张作霖兼海军总司令,沈鸿烈任副司令兼代总司令,将江防、海防、渤海三舰队合并为东北联合舰队。张作霖旋组织安国军政府,任张宗昌为海军总司令,将东北联合舰队改编为第1、第2舰队和吉黑江防舰队。1928年7月,张学良任东北保安总司令兼海军总司令,将安国军各舰队改称东北海防第1、第2舰队和江防舰队,辖“海圻”等26艘舰艇,总排水量近2万吨。

  1929年4月,国民政府将军政部海军署扩充为海军部,杨树庄任部长,陈绍宽任政务次长代理部务。直辖第1、第2舰队、练习舰队、鱼雷游击队和测量队、巡防队、航空队,共有舰艇50艘左右,总排水量近3.5万吨。东北海防第1、第2舰队编为第3舰队(未实行,至1933年7月5日方正式纳入海军编制序列,改称第3舰队),仍隶属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部。北伐时留粤的舰艇编为第4舰队,归广东省政府管辖。7月,发生中东路事件,东北江防舰队被苏联黑龙江舰队击毁舰艇5艘,自沉舰艇2艘,江防舰队基本覆没。海军部继1927年在上海设立海军航空处后,1923年6月又筹设厦门海军航空处。1933年两处合并于厦门称海军航空处,负责海军航空飞行训练,监督、指挥所属航空队、航空工厂及航空教育机构。同期,海军部着力于整顿:调整组织,统一编制;颁布各种条令、条例,完善法规;裁汰、建造、改装舰艇(1912~1937年,共建造排水量2600吨级平海巡洋舰以下各型舰艇51艘,改装12艘);加强海军学校,除马尾、青岛、黄埔3个主要海军学校外,又于1932年在江苏镇江开办电雷学校。至1937年海军共有各型舰艇120余艘,总排水量约6.8万吨。

  “七七”卢沟桥抗战爆发后,海军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无力在海上拒敌。为阻敌溯江西进,先后在上海、江阴、马当等地港口和水道构成多道阻塞线(见江阴阻塞作战),并在珠江、闽江和青岛、刘公岛等港口、水道沉船堵塞,以迟滞日舰进攻。1938年1月,裁撤海军部,成立海军总司令部,隶属军事委员会,陈绍宽任总司令,保留第1、第2舰队番号;建立海军炮队、海军特务队和海军雷队。武汉、广州、宜昌沦陷后,沿海港口及长江中、下游均被日军侵占,海军所剩10余艘小型舰艇后撤川江。至此,海军已无力作战。

  抗日战争胜利后,政府于1945年9月成立军政部海军处,12月改组为海军署,筹备重建海军。1946年5月,海军署扩编为海军总司令部,参谋总长陈诚兼总司令,桂永清任副总司令代总司令。在此期间,先后收缴侵华日军各型舰艇船舶1400艘,从日本本土分得降舰34艘;接受战时盟友美国援助舰艇131艘,英国赠送舰艇11艘,经过甄选,保留大小舰艇420余艘,总排水量约19万吨,编入战斗序列275艘,官兵4万人,组建成海防第1舰队和第2舰队、江防舰队、运输舰队及10个炮艇队。并将全国沿海地区划分为4个海区,于榆林、左营、上海、青岛分别建立基地司令部,后改为海军军区。恢复海军陆战队建制,重建陆战队司令部,将3个陆战团扩编为2个陆战师。同期,在美国海军顾问团的协助下,于青岛设立中央海军训练团,着重加强接舰训练,后与上海海军军官学校合并为青岛海军军官学校,将军官训练集中于该校;士兵训练集中于海军军士学校;舰艇、军械制造及电工训练集中于海军机械学校。1946年,海军派舰艇收复东沙、西沙、中沙、南沙等南海诸岛。解放战争期间,海防舰队划区封锁龙口、烟台、威海、营口、渤海湾等沿海地带,控制庙岛列岛、长山群岛、荣成湾、莱州湾;破坏胶东解放区与辽东解放区间的海上交通,支援陆军进攻沿海各解放区的人民解放军。江防舰队则控制长江,妄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江南下。在此期间,“重庆”号巡洋舰等90余艘舰艇、3000余官兵起义,加入人民解放军。其余舰艇于沿海港口、岛屿解放之际,先后逃往台湾。

  1912~1949年,民国海军从分裂到统一,从消亡到重建,历经兴衰曲折复杂的过程。广大海军官兵虽然满怀振兴海防之志,但各种政治势力竭力控制海军作为互相争战的工具,其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在保卫海防和反侵略战争中,始终未能发挥重要作用。(李敦劬)

  首先日军控制了中国几乎所有的海岸线。中国海军主要舰船都在长江口江阴自沉。企图阻挡日军舰船。残留的舰船也几乎全部被日军炸沉。包括中山舰。

http://profystroy.com/bingli/82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