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兵教官 >

操练吧教官!(痞子当道特种兵教官亲一口)下——浅问

发布时间:2019-06-20 13:4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袁锋的嘴还在不断出血,他抽了一张纸巾擦了,凑到镜子前瞅了瞅:你让我这个样子明天怎么出去见人?

  袁锋却拉过一把椅子在崔文轩对面坐下,看着崔文轩的眼睛道:我就不明白了,我哪里比李其差?

  你没有比他差,不过,你差不差关我什么事?袁锋,有些已经说过的话我就不想再说第二遍,你出去,我要休息了!

  袁锋也不是个没皮没脸的人,人家都赶人了再纠缠无疑掉价,袁锋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崔文轩,有点无可奈何又有点挑衅道:你对李其的坚持正是我迷恋的地方,你说怎么办?

  袁锋潇洒的挥挥手:晚安!走到门口又转回头道:明天我就不吃早饭了,等你爸他们出门了我再起来!

  虽然休假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无比倒人胃口的人和事,但第二天却是相当热闹的一天!

  吴志勇打完招呼错身走了几步又倒了回来,一手掰住袁锋的下巴,大声道:轩子快过来!

  崔文轩看着袁锋,眼底滑过一丝笑意:有可能吧,我半夜听见关门的声音,不知道是有人出去还是有人回来!

  袁锋一把拍开吴志勇的手,瞪了崔文轩一眼:我自己咬的,还有吃的吗,我饿了!

  吴志勇一双眼睛在崔文轩和袁锋两人身上来回扫了一圈,突然道:你们当我傻逼呢?到底怎么回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袁锋一口稀饭差点呛进了嗓子眼,几口喝完稀饭,抓了两个鲜肉包子,对吴志勇勾了勾手指头,起身回房间。

  崔文轩揉了揉眉心,家里还有保姆在,餐厅确实不是谈话的地方,三人一前一后进了崔文轩的房间。

  崔文轩关上门靠在门上,吴志勇双手叉腰盯着他,崔文轩指指袁锋,声音中透着无力:他的嘴,我咬的!

  我滴个姥姥!吴志勇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你们这都是怎么了?先是大块头和小眼镜儿,现在你们又还有耗子那混蛋也是,卧槽,要不要这么惊悚?

  卧槽,我的一世清白啊,不对,你们打住,现在是我在问你们,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还有其少,妈的,三角恋?

  吴志勇一圈垂在袁锋肚子上,差点把袁锋刚吃的肉包子砸了出来,气愤道:你们还当老子是兄弟吗?姥姥的,赶紧说!

  崔文轩哈哈一笑:勇子,咱们三个在这讨论他喜欢我,我喜欢他,他喜欢他的问题是不是太三八了?你就假装不知道呗!

  妈蛋,原来还是四角啊!吴志勇终于真相了,接着问:其少喜欢谁?不等崔文轩和袁锋回答,他猛地睁大了眼睛,拍了一下大腿,差点跳起来:我滴个姥姥,那谁?不是教官大人吧?

  袁锋松开吴志勇,过来搂住崔文轩的肩膀,一边吃包子一边看吴志勇在房间里转圈圈,嘴里还念念有词:我懂了我懂了,我就纳闷,其少以前跟黑风一碰头就是脸红脖子粗,到底他妈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就没吵过架了?其少现在就跟被驯服的大狼犬,黑风说什么就是什么,对了,还有演习那天,你们还记得黑风那一嗓子李其吗?我当时心里就觉得挺怪异,给瘆了一下,原来如此呀卧槽!

  吴志勇自言自语嘀咕完,指着崔文轩和袁锋:我来顺一下,幽冥喜欢轩子,轩子喜欢其少,其少喜欢黑风,嗯,看样子黑风也喜欢其少,那啥,轩子,你就别当小三儿了,旁边不是有一现成的吗?

  袁锋道:你直的了么?勇子,看好你的桔花吧,咱们战狼就杨成一个直男,你早晚是耗子的盘中餐,我们等着把你嫁出去!

  你姥姥的幽冥,你怎么就知道是他压我而不是我干他,呸,老子喜欢大幂幂,你们别把我这纯情少男带坏了!

  卧槽!吴志勇指着崔文轩痛心疾首:你丫还送上门去当小三?不行,我要替我家教官大人看好门!

  鄙视小三!吴志勇瞪着崔文轩,突然又跳了一下:哎你们说,那两只到底谁压谁?

  崔文轩真想再顺手操一只飞镖射过去,转身拉开门,赏了吴志勇一个白眼:互攻!

  噢,劲爆!吴志勇跟袁锋勾肩搭背跟在崔文轩后面,某货孜孜教诲:幽冥,你看你这事儿办的真心不咋地,你强吻就强吻吧,居然还被咬破了嘴,如果你要是强攻,那不就会被废了老二吗?拿出你的魅力赶紧搞定轩子,别让他去祸害人家教官的幸福,要知道,教官可是咱们的神呀。

  没办法,兄弟看上的猫跟你不是一个品种,不仅有狐狸的特性,还有豹子的矫健狠辣,不好下手!

  吴志勇差点咬到舌头,用自己的切身经验拍着袁锋的肩膀道:我告诉你吧,耗子那混蛋强吻的代价就是差点被我废了老二,所以,轩子对你已经够仁慈了,你应该勇往直前!

  袁志勇自觉的爬进后座:这个话题就此打住,还有我警告你们,以后不许把我跟耗子往一块扯,我跟他势不两立。

  崔文轩按了一下喇叭:猫和耗子确实不能和平共处,勇子,可惜你的结局已经注定,要坚强!

  郝彬又在院子里陪老爷子下棋,老爷子正陷在棋局里抓耳挠腮完全没空理会崔文轩三人,郝彬向李其使了个眼色,李其把人领进了屋里,吴志勇在一旁看着直摇头,充分见识到什么叫做一物降一物。

  崔文轩来找李其是有原因的,就如同吃饭要先喝汤,崔文轩向李其让步也已经成了习惯。

  看着崔文轩跟着李其进了房间,吴志勇安慰性的拍拍袁锋的肩膀:兄弟,挺住,记住你的使命!

  好吧,轩子确实有当小三的资本和潜质,但是咱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遭咱们的唾弃是吧,你也不忍心嘛!

  袁锋狠狠地踢了吴志勇一脚:我他妈脑残了才跟你在这啰嗦,我去看他们下棋去,你自己玩儿吧!

  李其确实生气,他没想到崔文轩对他的感情已经那么久远,高一啊,那是他们才十五岁,这小子居然就吻了他?想想就觉得蛋疼,李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妈蛋,如果他没记错,高中的时候他还经常跟崔文轩光着身子钻一个被窝睡觉吧?这不是欺骗是什么?这他妈还是性骚扰啊有木有?呃,貌似已经过了刑事追诉期N久了!

  小子,你就不打算跟我说话我了吗?是你说过好保护我一辈子的,怎么,打算反悔了?崔文轩笑着道。

  操,你还好意思笑,你他妈轩子,你老实告诉我,你从什么时候起就对我,呃,那啥了?

  崔文轩从李其的书架上拿过一只武装直升飞机的模型在手里把玩,仍旧笑着:第一次想着你射出来是十三岁的时候,应该就是从那时候起吧!

  李其抬手指着崔文轩的鼻子,崔文轩的眼睛弯弯的,晶亮,李其心中一动:妈的,你跟池莫谦那混蛋偷师了吧!

  崔文轩毫不在意的耸耸肩:小子,我只是来告诉你,罗建说的那些你不用放在心上,我喜欢你偷偷爱你是我的事,并且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你了,所以,别因为那些微不足道的过去影响咱们之间的感情。

  李其紧紧的看着崔文轩,微不足道的过去?鬼信!但是以李其的功力是完全看不出崔文轩的表情有什么不妥,他笑的很温暖,一如既往的稳重优雅,就仿佛被他深深藏在心底的过去真的微不足道。

  轩子!李其道:你知道我的性格的,不喜欢拖泥带水,也不喜欢欠人情,但是,你是我的兄弟,这一点无论如何不会改变,过去的事我不会放在心上,我也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你是轩子,是我从小就认识的轩子,至于别的,抱歉,我给不了!

  说什么屁话!崔文轩的语气轻快起来:你不怪我一直意氵壬你这么多年就成了,至于别的,咱们就算两清了吧,你不欠我的,我也会放下你,就这样,对了,你没看见袁锋的嘴吗?是我干的!

  李其一愣,刚才他就在纳闷了,袁锋那嘴一看就是被人咬得的,没想到又是一段孽缘呀!

  崔文轩把飞机模型放下,拍拍手:谁叫他用强来着?少爷我可不是吃素的,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需要你出头的小轩子吗?

  李其默,是呀,轩子已经不需要自己出头了,自己这算怎么回事呢?虽然崔文轩还是他的好兄弟,李其却有一种他把崔文轩丢弃的感觉!

  李其心里还是很烦闷,对崔文轩的愧意还在,他也知道,崔文轩也不可能真正放下,否则他不会把袁锋扯出来,虽然他的戏演的很完美,但是李其还是看出了他极力证明什么的举动。

  出来看见袁锋,李其有种上去跪拜的冲动,只差抱着袁锋的腿说:幽冥啊,你可以定不能放弃呀,一定要坚持呀,虽然大家的前路漫漫布满了荆棘,但是你别怕,咱们的队伍庞大着呢,所以,轩子的幸福,我和黑风的幸福可都全靠你了啊!

  李其吧袁锋扯进屋对崔文轩道:你快去给老爷子支招吧,郝彬把他啥的片甲不留,等会老爷子犯浑了咱们就不能出门了!

  崔文轩赶紧出去帮着老爷子杀郝彬,李其从医药箱翻了一个创可贴丢给袁锋,见他家保姆挎着菜篮子出去了,才嫌弃道:快贴上吧,还不够丢人的,我给你说,轩子就是一刀子嘴豆腐心,你给他来硬的不成,艾玛,你可真愁人,瞧这咬的,等会给老爷子看见非刨根问底不可!

  吴志勇也凑上来:其少快给这货支个招儿,再被这么虐下去,幽冥这嘴就不用要了!

  李其道:轩子吧,看着挺软和的,小时候也是一样,跟个小丫头似的,那小胳膊小腿儿又白又嫩

  李其乐了:操,你这醋吃的可真带劲,如果我告诉你我跟轩子小时候经常一个澡盆子洗澡,还互相玩小鸟,一直到高中都还经常钻一个被窝,你丫是不是准备灭了我?

  李其建好就收,也怕把袁锋气狠了,继续传教解惑:轩子看着单纯无害还软弱好欺,其实骨头硬心眼多,小时候虽然是我处处护着他,但是坏主意都是那小子出的,我被老爷子揍的时候嚎得整个大院都能听见,他被他爸揍却从不哭,揍完了还跑过来安慰我。

  还有,这小子很小气,性子也拗,如果惹毛了他,得花老长时间才能把人哄笑,我小时候那是各种动物都扮演过,尼玛,被收拾的惨不忍睹。

  袁锋叹了一口气:那是因为咱们都不是其大少呀,人家只有在其大少面前才会展露另一面!

  袁锋朝李其学古人抱了一下拳:受教,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其少,你可要坚定立场,不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李其朝吴志勇竖起大拇指:正解,不过只答对了一半,我不是怕被黑风削,我是怕被他踹啊尼玛!

  袁锋一愣,李其虽然看上去嬉皮笑脸的,但是他的的确确感觉到了李其爱惨了黑风,李其对黑风的感情就跟他对崔文轩一样小心翼翼。

  不管是男男还是男女,有谁在感情的道路上不是小心翼翼呢?一切皆因对爱情太过向往,对幸福太过渴望!

  李其皱着眉头道:你们说马航MH370到底哪去了?咱们整天猜来猜去,干脆请命跟空特(空军特种兵)一起去搜救吧,省得干着急!

  郝彬是个孝孙,每天都要陪老爷子聊天下棋,李其简直恨不得把那盘象棋做成麻辣干锅吃了。

  每天看着郝彬穿着黑色的紧身背心在葡萄架下陪老爷子一坐就是半天,李其那心里跟猫抓过似的,真想扑过去把人拖进房间狠狠地嗯嗯啊啊。

http://profystroy.com/bingjiaoguan/15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